读山

2016年08月30日10:56
来源:雁山大学城
作者:归去来兮
字号:
文章摘要:山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浩如烟海,犹如一幅巨卷展开在天地间,千年苔藓、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峥嵘巉岩就是它千年不变的文字,它没有尾页、没有句号,唯有时间能更换它的容貌与色彩。

读山

山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浩如烟海,犹如一幅巨卷展开在天地间,千年苔藓、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峥嵘巉岩就是它千年不变的文字,它没有尾页、没有句号,唯有时间能更换它的容貌与色彩。

儿时读山,山是吟唱的蛐蛐、跳跃的蚂蚱,是星光下摇曳的凤尾花;少年读山,山是父亲锄头下裸露的黄土、是一望无际的高粱地和金灿灿的麦田;长大了读山,山是游子望不断的乡愁、是白发苍苍的母亲唤儿归乡的期盼;如今读山,山是一幅波澜壮阔的风云画、是一位坐看人间数千年的智者,任随沧海横流、风云雷电,弹指一挥间,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山之美,就是自然美,嶙峋峥嵘的巉岩,是它的粗犷豪放;刀削斧劈的峻岭,是它的壮美秀丽; 潺潺流淌的溪水,是它对万物众生的倾诉,还有它头上飘荡的白云、喷薄的日出,是它对天地轮回执着的守候。

我喜爱登山,但不能说我就懂山,去年4月,我在三天之内连登武当、华山两座大山,回望之际,不免沾沾自喜。现在想来,颇感自己的平庸和肤浅 ,大山以磅礴宽阔的胸怀接受了我的胆识和勇气,却以森严的沉默嘲笑着我无知的表现欲。人类是大自然之子,自开天辟地以来,山川、森林、河流、日月星辰就点缀着我们的蓝色家园,地球,默默关注万物的自生自灭,为我们的生长吐故纳新,而我们却总爱以征服者自居,那种山高人为峰的嚎叫是人类最为无知的狂妄,大山的每一次抖动、每一声叹气、甚至眼皮一眨,都将是我们人类无法阻止的灾难。

用一颗慧心去读山,大读世事的兴衰变迁、小读人世的悲欢离合 、微读每一片落叶、每一条溪流、花香鸟语。

去年8月,我站在秦岭山下,仰望莽莽苍苍的秦岭山脉,肃然起敬,这座中国版块上的南北分界岭,被地理学家称为‘没有秦岭,中国就不是完整的中国’ 的大山,险峻巍峨,气象万千。时值8月,山下流火,山上却风雪交加、冰雹如豆,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的千变万化,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平明百姓,它都一视同仁。当年刘项之争,正是这座大山阻止了项羽进军、庇护了刘邦政权,从而诞生了大汉王朝;诸葛亮几次北伐,面对秦岭,束手无策,尽管文人添油加醋的妖化诸葛亮,但大山有灵,它欣赏智者、蔑视愚夫,魏延数次请兵,翻越秦岭,突袭长安,而诸葛亮面对绵延横亘的大山却无勇者之霸气,魏国正是越过秦岭,一举灭蜀。大山终将政权交给了勇者、智者,同时也给世人一个启迪:一个人一生不能完成的事业,应交于后人去完成,切莫急于求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山无语,山是沉默的,它的沉默孕育在它吞云吐雾的博大胸怀中,历经苍海沧田、沐浴风云雷电,见惯人类无休无止的血雨腥风,犹如一位饱经世事的老者,冷眼看着人间的争权夺利、尔虞我诈,然后嘲笑一声,拂袖而去......银河耿耿,时空转换,千百年来,帝王将相、文人墨客无不将自己的神权、信仰和学术依附于每一座大山,中华始祖轩辕问道峨眉,问出了顺其自然的治国之方;秦始皇泰山封禅,开创了君权神授、皇权附山的先河;李世民武当求雨,奠定了道教为中国国教的基础;明朝政权的几番交迭无不以大山之名取得合法的统治性。孔子读山,读出了‘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人生感悟;荀子读山,读出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千古警言;老子读山,为中华民族读出了一部旷世之著《道德经》,而今无数形形色色的登山者们读山,读出的是平庸、狂妄和膨胀的表现欲....

如果哪一天,我脚下踩着的不再是厚实的泥土,而是易拉罐、纸屑、垃圾,我看见的不是鲜红的朝阳,而是一场表演式的狂欢,我将孤独,山懂我....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网站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散文网。

责任编辑:覃静梅_实习编辑PPT71

0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sdxc.com

桂林雁山大学城,位于桂林市雁山区。13.5平方公里的科教园区内汇集了7所大中专院校,现阶段入住师生达6万余人,大学城初具规模。(微信号:gl-ysdxc)

正文碎片 正文碎片
微信      微博
短裙

Copyright 雁山大学城网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