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我住心住念的人

2016年08月27日12:27
来源:雁山大学城
作者:雾吟风啸
字号:
文章摘要:这样的时光很美,美得像一朵洁云,云卷云舒,来去无踪。成了我们最美的故事,在岁月流传。当岁月凝结成记忆的时候,写在诗笺,缄封,用的是永恒的标签。

作我住心住念的人

我有一方天地,天,蓝得耀眼;地,大得不着边际。水天一色,不染尘埃。足可以筑城为主,据寨称王,围篱侍菊,囤湖种莲。你若来,一段旧故事,便拴住心,缚住念,自此安居,放牧,劈柴,种菜,浇花。你住在我心,我随你一生颠沛流离,心无所怨。

你若来,距离也不遥远,只须日以夜继,夜以日继,越过江水山川,穿过风霜雨雪,行行重行行。我心若琉璃,经不得一点儿碰触,否则,碎若瓷片,五内俱伤。你来,须以灵犀叩地,虔诚勾通,心路自通。我以一叶舟渡你至彼岸,一朵花领你去春天,一片云载你去草原。

我的世界琉璃如明镜,无尘无垢,不浸不染。只可洁云浮沉,只可寒梅绽放,只可青莲独居。在这个世界里,我不想用嘴里说着爱情,只想与你真心相对。你住在我心,不设防,不筑城,不怕泄露你的行踪,让所有的心思自然地流淌,裸露。我们彼此说着对方的名字,直到海枯石烂。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一个人的,无尽梦幻里的居住者。

你若愿意来。黄昏的渡口,我已点亮一盏红灯,等待一叶归舟泊岸。晚风中,我酒红色的长发,如闪电,以甜蜜的强暴的力量,刺破灰暗的薄冥,放出一丝光亮。光照下,那片幽蓝的江水簇拥着浪花,拍打着潮湿的岸边,不甘心地退去。不一会儿,卷起一簇簇更大的浪花,汹涌袭来。你曾经在沙滩上垒起的城堡,还有铭刻你题词的永久的丰碑,轰然倒塌。痛苦的眼泪,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汹涌,袭过我的眼眶。当你轻轻踏着我走过的脚印,已不能捕捉我惨存的身影。身后小小的浪花,淹没了曾经的痕迹。横陈在你眼前的是一片梦幻的海洋,我眼神里荡出的淡淡忧伤,一无所有。只剩下月下的江水,波光粼粼,时光变得如此安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离了岸,你便迈入一段青葱的岁月。我在城内下一场天青色的烟雨,等你。种了你喜欢的花,在你来的路上盛开。浮在花瓣上的露珠,并非天空的眼泪,还是你昨夜那首诗的句点,足以抵消你近来的清愁。想来这片风景,你很稔熟,反反复复地描写,反反复复地吟诵。我们不远不近,毗邻而居。我或倚窗,看你撑一柄油纸伞,走过断桥,你失魂的样子,装饰我的风景。你也眺望黛院琐窗,看柳色入帘,帘映我的瘦影。我又成了你的风景,这不是精心的设计,只是一直习惯的描画你,你不必道谢。

我忘了最初的相遇,你好象装着寻梦的诗人。一样的城南村廓,那朵桃花开了,开的比昨年还艳,殷红胜火,伸出墙头,像是等待谁。等待那个落魄的诗人,叩响铜绿的门环吗?门外的人,为一朵桃花的嫣然成痴,想要用一首绝句,结一生一世的缘。门里的人,深怕林花谢了春红,无计留春住,不得不矜持。多年后,那朵桃花流传了一段浮生,见证了三生三世情缘。

我是小城住着的旧人,敛眉徐徐退去了最初的青涩,那首无声的歌,那句无字的诗。独自守着窗儿到黄昏,几番风雨,几声鹃啼,愁不绝。独立中宵,葬下一树落红,应了一种心疼。人生若无这初见,一定不会有我这枯等,有你这苦寻。

人生若无这初见,我忘记的又岂是你的容颜。任那琴筝幽幽,也不过是古佛青灯下的经纶。我心静谧如湖,纵然风来,涟漪不起。装潢寂寞的清愁,供一朵莲来居住,布施岁月安然。

这湖水静蓝得如琉璃,一株莲端坐水央,作我的神祗。不惧雨袭,不惧风来。五蕴皆是明媚,爱的姿态,千种万样,或隐匿而温暖,或淡然而凛冽,或细腻而深情。你若来,每日须顶礼膜拜,勤拭红尘的喧嚣。与人为邻,而不为伍,作红尘遥远的人,却与我相近。用每一句经纶为我的神祗加持。所以你也要去长天之下,浩瀚所在的净地,去那里安住。如我,身未起,心已叩神。

站在岁月的穹庐下,凝视被剥蚀的廓柱,岁月如摊开的掌纹一样错综。曾经葱绿的日子,如今日的落叶,斑驳陆离,尽管杂揉些绿色的痕迹,青春有迹可寻。但我已忘记了春天与秋天的区别。只有在梦和虚无之间,从虚无中构筑的你。你的双瞳,依然美丽柔软。

这样的时光很美,美得像一朵洁云,云卷云舒,来去无踪。成了我们最美的故事,在岁月流传。当岁月凝结成记忆的时候,写在诗笺,缄封,用的是永恒的标签。


  【网站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散文网。

责任编辑:覃静梅_实习编辑PPT71

0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sdxc.com

桂林雁山大学城,位于桂林市雁山区。13.5平方公里的科教园区内汇集了7所大中专院校,现阶段入住师生达6万余人,大学城初具规模。(微信号:gl-ysdxc)

正文碎片 正文碎片
微信      微博
短裙

Copyright 雁山大学城网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