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8月25日18:24
来源:雁山大学城
作者:黑格
字号:
文章摘要:昏黄色的夜幕,在冷冷清清的氛围中,追随者着落日的脚步悄无声息地来了。

昏黄色的夜幕,在冷冷清清的氛围中,追随者着落日的脚步悄无声息地来了。

凛冽的北风,仍在窗外不紧不慢地呼啸着,似乎还能听见窗外人工湖畔小小的假山上那丛清竹在风中的摇曳的瑟瑟声。窗外,平日在这莫非“王土”的小小的家属区中显得幽静的所在,时下在这冬日的雾霾常常光顾下也失去了往日的御花园的霸气。寒风从那没有关严的窗户的缝隙有气无力地挤着,似乎也想进来感受一下这府第的豪气。

室内,那宽大的客厅的一角开着一盏冷冷的泛着蓝光的灯,不合时宜地淡淡地照着室内的一切,幽幽的灯光在这时分显得更加让人身心感到丝丝寒意频频袭来。那嗡嗡着暖风机在这静悄悄空间更显得让人心烦意乱。过那窗帘的缝隙,外面隐隐约约的月光朦胧着。让人心头那本笼罩着的愁云显得更加厚重。

在那室内宽大的厅内,在那冷冷的蓝光的覆盖下,奢侈的装修、豪华的摆设依然耀眼着、挺拔着,墙上金光闪闪的挂钟依旧不慌忙地规律地摆动着、敲打着节 奏,全然不顾满脸倦意的主人此刻的心境。厅中央一张宽大的实木茶几上时髦的茶具簇拥着傲视群雄的茶海,一杯沏好的红茶强有力地升腾着袅袅云烟、清香四溢。排场、体面的进口真皮沙发,衬托出一个褐色圆乎乎的球状物,有力无力地倚在沙发的一头。一双已经显出老态的三角眼睛皮似睁非合地耷拉着。平常这个时刻,正 是那频频登门的那些不速之客的似柔似轻的扣门声此起彼伏的时刻。现在,那熟悉的如耳的声音不知去了哪里?!那蜇伏在沙发一隅的皱纹深深的颡上泛着淡淡的蓝光,他多么希望曾经络绎不绝敲打门环的响声在这个时候再次奏响……

自从踩着众多兄弟那并不厚重的高低不一的肩头、拉下脸皮、在那当年的时代流氓的助威下,挤掉那么几位具有竞争力的对手、攫取这不大不小的组织的第一把交椅后。这几年,渐渐地淡去了当年的雄风、慢慢地多了几份当年连自己也深恶痛绝的虚假浮夸之气、如今尽是满耳的赞不绝口、远离了真情实言。如温水青蛙地接纳了当年看不上眼的那些小人们,习惯了它们依旧对上位者的谗媚。

当年还仅仅是那十几个当家者之一的时候,还能保持几份谦逊之意,与一帮患难与共的哥们在空闲之时推杯换盏、海阔天空。如今竞有意无意养成了习惯于众 星捧月的场面,疏远了当时的知己,谁让他们那些家伙个个还是那样的死脑筋,情商不增。一天到晚只知道什么原则、制度、规定,殊不知如今天下老子第一,那制度、规定只是用来挂在墙上的,它们是用来锦上添花的工具,不是用来约束我的规矩!

每每有不合规之言行之时,当那“好事”的哥们谨慎地说,“这样可能不好,与规定有些相悖。”,那黑色的脸孔陡然便增加了几分色彩的强度,镜片后的三角眼的底边一瞬间拉长了些许,“我说了就这样做!”

“我的世界我做主,八方来贺理当然。”歌舞声平的时节很快来临了,漫天的长歌为我而起,遍地的鲜花为我而开。原本稍显木讷的尊口已经具有了口若悬河 之势。原本圆滚的身躯如今也具备健将的体魄,球场上每每挥动球拍便赢得阵阵掌声雷动、欢呼一片。就在这歌起、花开,口若悬河、掌声雷动之时,那圆滚的身躯渐渐地离开了地面,如孔明灯般在空中飘浮起来,渐行渐远(那多彩、辉煌在短暂的升腾之后,便会在不知名的角落重重的摔下,成为垃圾)!

时光在流逝,岁月在更迭。那锦上添花、歌舞声平,还有那为人不知、为人不解的台下功夫,发挥了集团效应、规划优势。慢慢的那

空中飘浮的身躯如日中天,渐浮渐高、渐渐脱离了厚重的大地!

日积月累,经年不懈。那“道行”也渐渐地深了,飘浮着身躯便有了新的安居之处!是时候了,该走了!这小小的空间已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了。别了,这小小的小小的所在,我将乘风远去!

那是深秋的一天,阴霾的天下着不大不小的秋雨,淋湿了没有遮挡的一切,似乎也淋湿了冷清的心!风没有规律、轻轻地吹着,中秋过后的时光,依然那么沉沉地笼罩在霏霏阴雨中。那圆滚的身躯兀自闷闷不乐地在那曾经的朝堂里滚来滚去、用不怎么老练的动作、慢腾腾地收拾着属于他个人的曾经的御用品。是该走的时候了,没有了往日门庭若市的喧嚣、没有了唯唯诺诺的跟班、没有了已经习惯了本不应该附属于身的一切。那秋日的凉意侵袭着周身,失落、 只有失落,失落感不时袭上心头。无奈、只有无奈,还未走远的历史的现象正在重复,如同纪录片一样真实,只是主角换了人,当年那条如瘸腿的丧家犬轻吠着离开的情形,不时浮现在眼前……

此刻,无尽的寒风,仍在那园区里肆无忌惮地刮着。昏黄的天已经在那金光闪闪的挂钟的敲打声中变的更加昏暗了。御花园也在这昏暗中只能隐约地看到朦胧 的轮廓,只是那丛移栽了几年的清竹萧瑟的摇曳声仍在风中继续着,显得更加呜咽。那冷冷的蓝光依旧在静静地覆盖着暖风中嗡嗡声中的那幽静中的豪华的装修与考究的陈设。褐色圆乎乎的球状物,依然静静地、有气无力地倚在宽大的真皮沙发里。这宽大的室内的豪华的装修与考究的陈设已经提不起他任何的精神,任那窗外的 寒风吹奏着凄凉的晚歌、任那萧瑟的御花园在冬日落寞、任挤进窗的寒风袭拢着难以平静的思绪。宽大的茶几上那杯已然变成褐色、依旧澄亮的红茶仍若有若无地冒着丝丝热气,但却没有当初猛烈的势不可挡的升腾之势,四溢的清香也没有了丝毫的魅力。

那黑黑漆漆的泛着道首淡淡的蓝光的颡上,镜片后一双无神、失助的三角眼里,只有那略显润的一双日渐暗炎的眼珠,时不时盯向墙上的挂钟。早已过了那虽未约定但似乎已成默契的时间段,由于这几年坚持保持所谓健康,早已不吃晚餐的胃里那几个先前下肚的黄瓜、番茄似乎也失去了往日的耐性,那肚子也开始了“咕咕”的抗议。门口那当年显示着权势的带显示的对讲系统仍然默默地闪动着红红的电源指示,丝丝不怜惜主人的心境,没有一星半点来人的指示。看来再也没有人来让那来人时的绿色指示灯在这个时 段亮起了!

那盘踞一隅的如球状物的内心似乎也在深深地疑惑着:茶没凉,似乎已经不热了……

 


  【网站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散文网。

责任编辑:曾明_实习编辑PPT73

0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sdxc.com

桂林雁山大学城,位于桂林市雁山区。13.5平方公里的科教园区内汇集了7所大中专院校,现阶段入住师生达6万余人,大学城初具规模。(微信号:gl-ysdxc)

正文碎片 正文碎片
微信      微博
短裙

相关阅读

关键词:
2016-08-24红孩:风吹麦浪
2016-08-24王保忠:一路相伴
2016-08-24海华:文友
2016-08-24小恐龙伽儿哆的故事
2016-08-22王溱:浩然第一枪
2016-08-22北京邻居(小说)
2016-08-22穷小子
2016-08-21李世斌:剪辑
2016-08-21与你重逢,一生所幸

Copyright 雁山大学城网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