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含蓄而高级地说情话

2016年08月24日10:50
来源:雁山大学城
字号:
文章摘要:爱一个人有时很简单,就是看到了美丽的月色就想跟你分享。更想知道此刻你看到的月亮又是怎样。
说情话

  一个经典的故事,很多人应该都听说过。

  日本文学大师夏目漱石曾在爱媛县的中学当过一段时间的英文老师。有一天,他带着他的学生翻译“I Love You”这句话。有的学生翻译成“私はあなたを爱しています”和“我君ヲ爱ス”(注:这两种译法都是直白示爱,直接翻译成“我爱你”)

  夏目漱石却一边摇着头一边说道:“日本人是不会这样说的。”

  “那应该怎么译?”学生问道。

  他沉吟片刻:“应该译作:‘月が綺麗ですね’[今夜,月色真美啊] ”

  ——这就是著名的夏目漱石的“今晚月色很美”的梗了。有同学要问了,为什么“我爱你“要翻译成“今晚月色很美”?

  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要是get不了,基本也就告别高端情话界了。

  如果非要解释的话,参见以下网友的评论:

  记得读大学的时候,喜欢上同班一位姑娘,寒假放假,思念异常,奈何两地相隔甚远,终不能相见。

  忽而一夜大雪,世界银妆素裹。

  那一瞬间,满脑子只想着赶紧拍下来,给她发过去:下雪了,好美。

  当有一天,你特别想把“月色很好”告诉一个人的瞬间,你就会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了。

  以月色为媒,类似的一个例子是在张爱玲《倾城之恋》里。白流苏与范柳原暧昧许久,始终摸不清对方的心思。最终确定彼此的感情,就是因为这样和月亮有关的话。

  她战战兢兢拿起听筒来,搁在褥单上。可是四周太静了,虽是离了这么远,她也听得见柳原的声音在那里心平气和地说:“流苏,你的窗子里看得见月亮么?”

  流苏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哽咽起来。泪眼中的月亮大而模糊,银色的,有着绿的光棱。柳原道:“我这边,窗子上面吊下一枝藤花,挡住了一半。也许是玫瑰,也许不是。”他不再说话了,可是电话始终没挂上。许久许久,流苏疑心他可是盹着了,然而那边终于扑秃一声,轻轻挂断了。

  直待白流苏第二次赴港,范柳原才终于走进她的房间,从那里看到月亮。

  柳原道:“我一直想从你的窗户里看月亮。这边屋里比那边看得清楚些。“……那晚上的电话的确是他打来的——不是梦!他爱她。

  虽然白流苏和范柳原的倾城之恋并不是多么生死与之的伟大爱情——张爱玲笔下并没有那样的爱情——但是在范柳原说“流苏,你的窗子里看得见月亮么“那句话的当下,他的爱情是却确定无疑的。

  爱一个人有时很简单,就是看到了美丽的月色就想跟你分享。更想知道此刻你看到的月亮又是怎样。否则为什么会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又为什么说“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而夏目漱石所说的“日本人是不会这样说的”,说的就是就是风格委婉含蓄的高级情话,比起简单直接的说出我爱你,这种情话另有一种动人心魂之处。

  很久以前我看到一段话,应该是出自一本不知名日本小说,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今天怎么都找不到原文了。凭借自己的记忆复原如下:

  明月说:“修治先生是我见过的,最善良最慷慨的人。如果我跟别人谈起身边的朋友,我不会谈起那个有胆囊炎的人,也不一定会说起来出家当僧侣的那个,但是我会跟他们说起修治先生。”

  修冶说,会提到我什么呢?说我爱上明月小姐,而您假装不知道?

责任编辑:覃静梅_实习编辑PPT71

0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sdxc.com

桂林雁山大学城,位于桂林市雁山区。13.5平方公里的科教园区内汇集了7所大中专院校,现阶段入住师生达6万余人,大学城初具规模。(微信号:gl-ysdxc)

正文碎片 正文碎片
微信      微博
短裙

Copyright 雁山大学城网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