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搅翻了心中的波澜

2016年08月23日11:06
来源:雁山大学城
作者:笔胆文心客
字号:
文章摘要:向你致敬,一个伟大的女人。向你致敬,一个坚强的女人。向你致敬,一个有着宽大胸怀的女人。向你致敬,我最应该敬佩地女人。

是谁搅翻了心中的波澜

立秋后的第一场雨,不知道是不是叫做秋雨?但还有着夏季雨水的征兆,决没有一场秋雨一场寒得感觉。只不过比盛夏的雨多了一些丝丝得凉气,虽然缺少了夏雨的热情,但却比夏雨多了一些温柔得成分存在。雨水虽然没有了夏季的狂躁和暴烈,但也稍稍地增添了一点点的缠绵得味道。路上虽没有过膝深得水流,但显出了泥泞的痕迹。反正走起来让人觉得不怎么舒服,心里的感觉,也不如先前敞亮。如果说夏天的雨,特别是盛夏的雨,是一场激情的释放。秋雨是一场情感的纠葛,那么现在的雨只能说是一种酝酿。一种奔放后到冷静沉思之间,过度般地情绪的酝酿。

无聊之间,顺手抄起一把雨伞,信步走出了赖以享受慵懒得三尺斗室。神情说不上恍惚,心情也说不上是游移。反正,是一种百无聊赖得感觉。随意地走,随意地看。雨不算太大,但却让人的行动感受到了一定得艰难。风不是很猛,没有让人踉跄地力量,但也有着迎面地撞击。让在雨中行走地人,总想扭转自己的脑袋,去躲避那迎面地风和雨。

长时间在温室的蜗居,感觉不到在风雨中劳作地辛苦。但一旦到风雨中行走,是否要做一番在恶劣天气奔波地想像呢?答案是肯定地。而且一旦有什么不可推脱地原因存在,肯定会抱怨把这一切强加给你的那个人。决然有一番把事情办完后,定然找他理论一番。为什么在这样的天气,给自己下达一个这样的任务。心中觉得满不应该,也肯定是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是无辜地,是委屈地,是比窦娥还冤枉的。如果没有一个良好得自我调解地心态,恐怕这种感觉会持续很久很久得时间。甚至一见到雨天,就会想起这件事。

正在毫无目的的走着,也正在漫无边际的想着。迎面看见了一个女人,一个年龄和外貌决不相称地女人。为什么我敢肯定地说她的年龄和外貌不相称呢?因为我认识这个女人,是听母亲说地。母亲和这个女人挺熟地,而且也知道她的身世和经历。

这个女人也就五十多岁,但却显示出了七十来岁的特征。身体佝偻着,正在吃力得顶着风蹬一辆人力三轮车。穿着雨披,但于她来说,不会起多大得作用。因为风把她身上的雨披掀地高高得,随风飘扬着。雨水已经把它身上的衣服几乎全打湿了。胸部以上的部位看不清楚,但足可以看见顺着裤脚往下直淌地水线。衣服的颜色,也不是显得十分的分明。不知道是由于衣服本来就不十分鲜艳得原因,还是衣服十分陈旧得原因,反正颜色是非常模糊得。一对儿枯瘦得脚,穿着双拖鞋,在三轮车的脚蹬子上显得是那样纤小,那样的孱弱。但脚上的每一条肌肉每一根筋都紧紧得绷着,却又透出脚的坚定与执着。往上看,雨披是有帽子的,但不知是怕遮挡了视线,还是其它的原因,却没有戴上。脸是什么颜色的也不十分得明了,有黑得地方,有白得地方。没有戏台上的角儿,经过细心得勾勒那样的诱人地色彩。也就是脸是很脏得,而且十分得消瘦,消瘦成条形的了。所有的这些都掩盖不了她脸上焦急得表情,在这个社会是很少见地一种脸型和表情。嘴的两侧,也说不清是两道还是三道,纵行地沟沟坎坎。嘴紧抿着,头努力得向前伸着。现出了一种很吃力的样子。头上仅存地很少得一点头发,也是白色的。这个白色经过雨水的冲洗到是挺显眼。但又打成了数得过来地几缕,更显出了头发的稀疏。一双呆滞却透着坚毅光芒的眼睛,深深得陷在被高高得颧骨衬托地很深得眼窝里。虽说略有点浑浊,却也有充足得刚强灵光在闪动。往后看,车上竖着三个满满得,一米多高半米直径的大塑料桶。里面装地满满得全是饭店里剩下地泔水。三轮车的弓子板几乎得平直和车胎显示地气不足得特征,足可以让你明显地觉察出这车货物的重量。车子正以比蜗牛爬行快不了多少的速度,向前缓缓得移动着。

责任编辑:覃静梅_实习编辑PPT71

0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sdxc.com

桂林雁山大学城,位于桂林市雁山区。13.5平方公里的科教园区内汇集了7所大中专院校,现阶段入住师生达6万余人,大学城初具规模。(微信号:gl-ysdxc)

正文碎片 正文碎片
微信      微博
短裙

相关阅读

关键词:
2016-08-23秋天的韵味
2016-08-23流年时光笔墨畅想
2016-08-22人生,一半烟火,一半初心
2016-08-22纸上爱情
2016-08-22可否,听到我思念的声音
2016-08-21昨夜星辰昨夜风
2016-08-21明月朦朧
2016-08-21北国姑娘
2016-08-20百步亭的夏

Copyright 雁山大学城网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