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溱:浩然第一枪

2016年08月22日14:19
来源:雁山大学城
作者:王溱
字号:
文章摘要: 77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激烈战斗,指挥那场战斗的是一位年轻作家,一位人们并不一定熟悉却值得纪念的革命先烈。他叫周浩然。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本想忠实地呈现它,但后来发现见于记载的资料太少,我不得不以小说的想象去缝补那些细节。 

   77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激烈战斗,指挥那场战斗的是一位年轻作家,一位人们并不一定熟悉却值得纪念的革命先烈。他叫周浩然。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本想忠实地呈现它,但后来发现见于记载的资料太少,我不得不以小说的想象去缝补那些细节。 

  ——题 

  悠长的烟青公路即墨段沉寂在暮色之中,挺立的白杨在月光映照下,树影婆娑。微风吹拂,枝叶发出轻轻的响动,仿佛担心惊扰这静谧的世界。路两旁,阵阵春雨催生的作物正显现着旺盛的生命力。绿色的枝头,黄色的花蕾,红色的叶瓣,争奇斗艳,芬芳吐香,大地一派春意盎然。

  恍惚间一群人影走来,无声无息,顺着公路两侧,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突然,一个身影站在高处,大手一挥,人群骤然定住,然后又迅速隐去。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猛然间,枪炮声大作,喊声雷动,杀声震天,浓烟滚滚,狼嚎鬼叫。

  慢慢,一切又平静了,路旁的白杨树依旧在挺立,闲花野草依然在随风摇曳。只是,攒动的人头消失了,喊叫声无息了。太阳升起来了,烟青公路上的人马车狗重新喧嚣起来。

  1

  寒风袭来,大地阴沉。万物沉浸在艰难的喘息之中。

  1938年山东即墨瓦戈庄村,一间大瓦房里坐着正在看书的周浩然。突然有人敲门,并急促地叫道:浩然,浩然,日本人又往青岛增兵了,即墨城也来了不少鬼子。周浩然打开门,进来的是刚从青岛打探消息回来的同乡,也是义勇军的队员。

  周浩然没说话,在屋里低头踱步,走了几圈,停下身来说,小日本早就对青岛垂涎三尺。青岛是天然良港,既有军事要地的功能,又有巨大的口岸优势, 军事经济两头都很重要。早年间,日本人就派出大量军舰从海上封锁了胶州湾,在龙口登陆,沿着陆地南下,通过咱们即墨进入青岛与德国人争利。这回,他们是卷土重来。

  上一次日本人不是被迫撤出青岛了吗?同乡读过两年私塾,有点文化,略知一些政事。

  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在法国巴黎召开所谓的“和平会议”,八国联军组成国竟然决定将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还好,北洋政府在强大的压力下,最终没有出席巴黎和会的签字仪式。3年后,日本人在《中日解决山东问题悬案条约》上签了字。这个条约规定,日本将德国旧租借地交还中国,原驻青岛、胶济铁路及其支线的日军应立即撤退;青岛海关归还中国;胶济铁路及其支线归还中国等。

  那日本人也坏得够邪乎,撤退前还勾结土匪攻打咱即墨城,想把地方搞乱,再找借口赖着不走。同乡忿忿地说。

  你说的是潘长有那个汉奸吧?当时是即墨县的警备队长,被10两烟土、3根金条就收买了,阴谋里应外合拿下即墨城。没料到,咱即墨的官兵百姓奋起反抗,愣是没让土匪走进城门一步。咱即墨人对日本人有深仇大恨啊!你再去打探,一有新动向赶紧报告。

  好,下午我就走。

  2

  夜幕降临,万籁俱寂。然而,阵阵吹来的狂风,很快打破了这短暂的平静。

  晚上,周浩然约了义勇军几个队长把上午侦探到的情况做了通报和分析,并安排了分工。回到大瓦房里他简单吃了几口饭,点上煤油灯写完日记,准备入睡,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上午同乡带来的那些情报还在脑海里转。

  对日本人,周浩然比别人更清楚。1925年,10岁的他跟随父亲到青岛读书。

  在青岛街头,不时会见到穿着西装或和服的日本人。当时的聊城路、辽宁路,居住着大批日本人,周边开设多处中小学供日本学生就读。父亲告诉周浩 然,1922年他以律师身份被国民政府派往青岛参加接收时,日本人在青岛就已经接近2.5万人了,而当时的青岛市区的人口也就20多万。如此之多的日本人 涌来,绝不是个好兆头。中山路一带的商业街上,许多商铺、饭店、咖啡馆、娱乐场所由日本人经营,银行大都挂着日本人的招牌,各种大小洋行铺天盖地,满眼皆是。四方、沧口这些在当时属于比较偏远的地方,烟囱高耸,笛声长鸣,污水横流,日本人兴办的纱厂几乎过一段时间就增加一家。

  有一次周浩然跟小伙伴到前海游玩时,看见一处别致的欧式建筑,开始以为是哪个外国人的私宅,走近时才发现,门口站着持枪的日本兵。回家讲给父亲 听,父亲叹口气说,那是日本人管理的监狱,里面关押着许多反日人士,还有更多的无辜老百姓。父亲说,他们颁布了所谓的《青岛守备军治罪特例》《青岛守备军刑事处分令》,日本宪兵可以用任何借口对中国居民予以拘留、审讯、判刑乃至杀害。

  这个夜晚,周浩然心里的愤怒更加高涨。他索性坐了起来,重新燃上煤油灯,拿出笔记本,奋笔疾书,一直到天亮。

  3

  周家在即墨城算是望族,父亲是当地乃至青岛地区为数不多的大律师,曾被国民政府委派参加过接收青岛,之后担任青岛律师公会会长。

  周浩然才气过人,父亲对他也是有意培养,在青岛找了最好的老师加以指点。周浩然天资聪慧,一点即通,加之喜欢博览群书,日积月累可称得上是青年才俊。他绝大多数时间就是读书,写文章,短暂的一生竟留下了1000多万字的文章、日记、笔记,令人惊叹!

  在青岛生活的日子里,周浩然颇为痛苦和压抑。郁闷中,他只能借助手中的笔来宣泄。1933年,日军占领榆关,北平形势危急。面对支离破碎的大好河山,18岁的周浩然写道:具英雄胆,销万斛愁,相对默无言,举目尽荒丘。叹狼烟滚滚,击楫中流,虽波涛汹涌,看谁换得神州。莺去燕来春复秋,叹驹光不留,愁何了,恨怎休!

  单打独斗,成就不了任何气候。周浩然深知个人力量的微不足道,他迫切需要找到一个能够让他施展才华又能与敌斗争的组织。

  1933年夏天一个夜晚,从北平刚刚回到青岛的周浩然被《青岛民报》的一名地下党员,悄悄叫到即墨老乡于黑丁的家里,等待“重要人物”出现。解放后曾任河南省文联主席的著名作家于黑丁当时在《青岛民报》担任副刊主编,与中共地下党有密切联系。10点刚过,两名周浩然从没见过的青年走进于黑丁那间僻静幽暗的屋子。经介绍得知,一位是地下党青岛市委宣传委员、剧联组织领导人俞启威,一位是市委青年委员、左联党团书记乔天华。这一晚,周浩然和于黑丁被 批准加入了“左联”。从此,周浩然走上了有组织有目标的革命斗争之路。根据地下党的要求,周浩然和于黑丁等5名左联成员,成立了“汽笛文艺社”,编辑出版 地下刊物《汽笛》,揭露黑暗,伸张正义,唤醒民众。文艺社的简章、刊头、封面等都由周浩然负责起草设计,他的卓越文采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然而《汽笛》的出现,让反动政府感到恐惧,下令封杀,并抓捕有关人员。无奈之下,周浩然只好避开险境,远走他乡。

  连续几夜,周浩然笔耕不辍,不知不觉写了好几本子。他用思想与敌斗争,同样激情万丈,殊死不已。

  4

  天空露出难得的光亮,漫长冬夜悄悄拉短,严寒已近尾声。

  这一天,父亲走进大瓦房。

  跟随周浩然从青岛回到家乡,父亲明了儿子的雄才大志,但也为儿子担忧。毕竟是个20多岁的孩子,缺少经风雨见世面。

  周浩然见到父亲,喊了一声,却再没有话。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各自的心事彼此都明白。

  193777日,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

  华北失守,日本人的魔掌很快向山东伸来。青岛首当其冲。早已做了前期准备的日本内阁,在7月“卢沟桥事变”后一个月,就批准了进攻青岛的秘密方案。

  战事紧张,一触即发。此时正在山东大学学习的周浩然,做出了令许多人意想不到的决定:回家乡去,开展武装斗争。他在日记中写道:“我血性男儿,正宜荷戈,誓死为国,奋勇抗敌,民众无第二条路可走了。”

  尽管当时周浩然在青岛文化界已颇有名气,但一个毛头小伙子在家乡,特别是在众多的乡绅、长辈面前,他说话的分量和号召力还是有限的。然而,周浩 然并不为此担心,悄然无声地一步步去实现自己的宏大计划。因为他身后有父亲的支撑。父亲大律师的身份,让其在当地享有很高的威望。他打着父亲的旗号,以健身名义成立了即墨县瓦戈庄国术训练所,向四邻八乡征集学员,组织青壮年学习武术。这个训练所实际是周浩然积蓄武装力量的第一步,也是他计划建立“抗日敢死 队”的基础。一身文气的周浩然,看上去文质彬彬,弱不禁风,但骨子里却蕴藉着雄才大略。他不满足于以笔为枪,他认为,只有投身到面对面的战场上,才能尽快消灭侵略者。他一面煞费苦心组织人员加紧训练,一面学习和研究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的文章,并运用于实践中。当时,周浩然并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但 他学习的进步书籍数量已远远超出一些党内同志。从遗留的笔记上可以看到,周浩然对毛泽东、周恩来的文章心服首肯。不但认真阅读,而且大段抄录,时有点评。

  周浩然以训练所学员为骨干,成立了“抗日义勇军”,并亲自制定了义勇军游击队行动准则,明确规定“对内联络同志,保卫地方;对外联合各团体以抗暴日,期于打倒帝国主义,复兴中华民族为宗旨。”

  周浩然知道,光有人没有枪,还无法真正与日本人抗争。他给义勇军下达命令,到各村动员搜集枪支、土炮。很快,各种五花八门的武器从民间,从地主 土豪,甚至“政府武装”人员中收集起来。与其他村庄相比,瓦戈庄义勇军的武器装备实力算是最雄厚的。为了支持儿子,父亲还专门托人花大价钱为周浩然购置了一把勃朗宁手枪。人、枪都有了,但周浩然又想到,仅靠义勇军的力量很难斗过鬼子。当时,日本人的形象如同凶煞恶神,老百姓非常惧怕。打从在青岛登陆后,日 本军队长驱直入,所向披靡,竟没遭到一点抵抗。

责任编辑:曾明_实习编辑PPT73

0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sdxc.com

桂林雁山大学城,位于桂林市雁山区。13.5平方公里的科教园区内汇集了7所大中专院校,现阶段入住师生达6万余人,大学城初具规模。(微信号:gl-ysdxc)

正文碎片 正文碎片
微信      微博
短裙

相关阅读

关键词:
2016-08-22北京邻居(小说)
2016-08-22穷小子
2016-08-21李世斌:剪辑
2016-08-21与你重逢,一生所幸
2016-08-21纯真边缘
2016-08-21纸上的爱情
2016-08-21暖暧的邂逅
2016-08-16唐棣:提匣记
2016-08-16背影

Copyright 雁山大学城网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