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边缘

2016年08月21日19:24
来源:雁山大学城
作者:笑问
字号:
文章摘要:那是一个时而烈日炎炎,时而狂风大作的午后。我的心情也是时好时坏。路有尽头就在脚下。而进退两难的我更像被拥挤在世界的最中心。四围陌生的声音焦吵在一堆,就像一团势气凶猛的火焰,快烧掉我这个迟蠢的人。

第一回

那是一个时而烈日炎炎,时而狂风大作的午后。我的心情也是时好时坏。路有尽头就在脚下。而进退两难的我更像被拥挤在世界的最中心。四围陌生的声音焦吵在一堆,就像一团势气凶猛的火焰,快烧掉我这个迟蠢的人。

人海的惊涛骇浪,不用借助外力也能自然而生。这架势除非是突来泥石流,否则还有什么泛滥能引起人们的恐怕呢?比黄河大决堤更惨不忍睹的事实,就算再减少一半的“水量”也难过此劫。然而水量不见减少,反而每个人都快摇晃起来。处于灾难中点的我真恨自己不能缩小骨肉。已经有五、六个脑袋强行贴在了我的头发上、脸上、胸前、肩背上……,更可怜我那两只小脚也被受到捆绑式“按摩”。

“不要挤,不要挤”,每个人都在吼,但是每个人都在挤。不知道我踩了多少只脚,也不知道我的脚被踩了多少次。我才挣出了闹市区。迫不及待的长呼一口 气,紧张的情绪很快变得轻松,烦郁的心理也豁然开朗。顺街望去,人们并不在街上溜达,而是很快就窜进两边的店里去了。店门口的放哨员都是很利落的年轻人。用他们并无情绪的阴色眼光留意着我。我正要往前,突然跳出十来个穿破牛仔、迷你裙的中学生脸相者在不远处嬉闹追嘲。

我必须向前,虽然无所事事,就当做真实看见更多的景象这点乐趣而已。

他们身穿花花绿绿,行步是癫疯至极。声音饱含着诱人腔调,没有明显男女之分,大街上娇情骂俏。没有行为意识,拨动每一根神经,释放狂妄激奋,以发泄 内心矫浮。这好像并未引起太多人注意,唯有我是像参观世界奇珍一样全心注视。可是我的眼神,我的表情,我的思潮,却找不到半点好感。不知道是否是“中学生”的对照,才引起我这耐人寻味的态度呢?但问自己经过的地方有哪里是不一样?除了小学以下还可称为学校以外,其他所谓的校园情形,都让人欲助无用的应证 了,说现在的学生越来越让人排斥反感的话,成了刻板教育和模仿流氓合成的怪胎。终于明白了路人冷漠的原因,他们也是见惯不惊了吧。我自己虽然见惯了,但心理却始终接受不了。不觉笑话自己不能老练无奇。穿过他们中间,我本该有的随随便便的脚步,却变得诡异和焦虑。那香水味不知是醉鼻还是刺鼻,那发胶,那粉 白,那手饰,那闪着金光,披巾挂丝的或紧或遮的衣裙让人难以从容。更还有轻蔑中吐出的沁人的酒味,与烟雾飘渺的嘴脸以及饱和的亲昵挑逗。以及相互间似曾无意又装作有意的擦挤。我相信在此各人心怀都迸裂出了强烈的纵性欲望。“我本不是局中人,何必插足此局中”。怎样的力量使我两脚早已抽出数米。也不知道什么力量使我还想回头偷望一眼。不禁心地里补上一句:“男生很帅,眼光却呆;女生很美,笑意却巫”。

街道旁仍是可望不可及的商店,不可及的原因是这些有着时代色彩的店号,和闪烁着光辉的物品让我觉得用处甚少。接下来是酒吧,舞厅,录像厅,游戏厅,旱冰场,网吧,各类俱乐部,会所等等都花枝招展的像少男少女,不,不是像。是吸引。所有的店门都只看见高傲走进去的身影,和疯癫般跳出来的摇姿。校园的综合作用延至到假期就被逐鹿了。只不过“群雄”都是在堂堂大街上,用一两块门帘或佯关的推拉门做掩饰的背后的销金窝。走过时装店,一只脚踏进图书馆范围内时,心情猛的震了一下。后脚仍是情绪满涨,钞票如秋天落叶高潮声不断。前脚却空空荡荡,人迹犹如太平洋中心找岛屿。除了那些风尘仆仆的图书,还在冰凉书架上憨眉憨眼以外。书店老板也像木头一样支撑在木凳上,这仿佛已是一个百年不变的景象。安静中带着郁闷,酝酿着超乎人意的惊险。又仿佛很快这里的呆寂就将被后脚的躁动所吞侵。

街道旁的小风景树,刚被强光、狂风欺凌过后已变得赤勒条条,我不小心与叶子撞上,受伤的却是我的脸,虽不至于毁容,也顷刻间烧烫起来。望望身后依旧色彩缤纷,那些挑逗的语言,尖锐的脸庞,窒息的眼神,更加沉陷了我的思想……脚下的香蕉皮就四两搏百斤的把我横放在街上。“啊”,我一声惨叫,引来几张自嘲没趣的脸孔,仅是脸孔而 已,漠然的脸孔。我不由怪起自己没有低头看路。我看着满地狼藉中的自己,都这么长一根了,为什么做不到居安自慰呢?对,还是该自己轻松的爬起来,就不要太在乎别人幸灾乐祸。其实人们都是心死了的活着。我抖掉身上的尘沙,轻抚头上的天然秀发,用手背抚摸我素来就英俊不俗的脸庞,和眨动几下我黑亮的双眼。我忧伤悲哀的嘲穴里,一个生命力正在风华绽放。

我再次开朗,开朗的当街可以爽朗的笑,这一笑,所有的人的眼中都有一个意气风发的我,这是刚刚站起来的我,这是一个有血有心有表达力的我。笑过后,我郑重的对在场每个人大声的宣布:“做人的威严就是捍卫自己的热爱”。当然得到的回应无一例外全是对我“疯子”的形容。但我却双眼灵透,刚强有力的往前走下去。我心中有一个恒定的目标,我要去寻觅,寻觅一个能让我说:“有什么事情在表示生命意义”的知喜。

第二回

现在眼前是一条不足五公里长的绕城路。又如一条很漫长很漫长的路,仿佛一辈子都走不完。而终点的前面竟发现不了一个人。但我仿佛是很明白的选择过这条路。因为除此之外的其他选择,我已得到了无志可寻的深刻教训。

她,她又出现了。一个高中女生的模样。今天才见过面的一个女子。但此回已是今天的第三次遇见。是她首先投给我那双与众不同的眼光。这次看见她,她竟是一个人撑着一把小蓝花伞,自然的走在我前方一百多米外的柏油路上。虽然只是背影在远逝,可是她的身形,她的穿着,她的仪态,一定是那个完全不会错的她。

第一次看见她,是在茧庄大院内。那是刚上街来的时候,我与我的奶奶在那里帮二姑妈和表弟卖蚕茧。那时候院内有五十来人。加之烈日中天,我就只得独自蹲的远远的。摇着一把方胶扇,只顾自己自在。而她也陪同一个老太婆,和一个小女孩来卖蚕茧子。还在大门那里时,她就发现了我。当然我若不去看他,我又怎么知道她在看我呢?但我看她看我的眼神似有惊喜而并非扫视。她起初是很平静的,逐渐靠近时,她的脸上竟浮现一圈淡淡的红晕,还有一层浅浅的微笑。她上穿白蓝色条纹相间的无袖衣,下穿浅紫色的长及鞋底的休闲裤。她身材不高也不矮,气质却很超 脱。走路的样子和谐而有步调。她在靠近时,我不由得站了起来,多清秀的一张润脸啊!我惊讶的很激动。而她竟与我是同样的神态。但她这种很有涵养的热情,反让从来轻狂的我顿时羞怯不安。这时竟起风了,我是从她那两眼角边的头发上发现的。这仿佛是一种很受关爱显出娟秀之美的发型。我的云发也飘拂起来。这种感觉那么亲切,又似很意外。她已经转移了视线,在人群中搜寻什么?她向人群中走了过去,我一下子木在了原地。看见她过去帮助她亲人的举止,竟让躲得远远的我不敢露出自己的脸。最后还是她们三人比我姑妈们先从交易口出来。我估计可能有两个原因 吧,一是这本来就没有排队,没有先来后到的规矩,当然那个女孩是身不由己的,因为我明明看见是那个老太婆在不停往里挤。二是姑妈的茧子多,正缺我去帮忙,但又不好直叫。自然女孩她们先出来了。

后来,还是女孩把她们拉到我先占有的这块“避暑山庄”,老太婆反复数着手里的钱,女孩叫她外婆,说待会到家里玩。然后看着我看着她们,以为我在笑她 外婆,反而用很抱歉的表情向我致意。眼光中充分流露出了友好与坦诚。但是很快急性的老奶奶想要出去了,女孩竟温柔的挽不住,只好跟着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大院内。我忽然的失落感,心中竟沸腾不止,难受极了。

第二次看见她是在她的家里。

我陪姑妈们走出来以后,就绕过几个街区和广场,然后走在一道约二百多米长的农贸市场。途中走走停停,或逗留或漫游,最终表弟被淘汰了。因为他想要钱 买鱼竿,姑妈不给,所以在一家熟人开的茶牌店便餐后,他一直卧着生闷气。姑妈没理他,带着我和奶奶一道去买晚餐料,说要表达她的待我厚情。她们节奏太慢,我很快就率先走到农贸市场尽头,也不打算等她们,就想自己去逛逛。这里过几个宅居区和机关单位后,就是一个分叉口。往上是迂回曲折的街道热闹非凡,可听可 看的太多,往右下过石梯是宽阔的环城公路,也可以说是盘山油路,但一家店门也没有,过往车辆也很少,因为主车道在小山头另一边,联合到了地方中心城市和其他镇县。目前的这条油路是为了这个小城的蚕桑文化旅游扩建做预留的。除了路旁树木茂盛外,也别无意处,心理轻浮那一部分招架不住繁华的引诱,结果我选择了往上。

这里街道很窄,却店门密集。还有无数小摊,宁可不顾大众通行,也要让繁多的物品在木板上向本来就流量紧张的街道,扩伸自己的地盘和引起游人注意。加之街道九曲十八弯,用“繁猛”二字描述此路的景象毫不为过。

不知道是缘分,还是特意在寻找,我竟然又发现了她。

在一家店牌为“梦旅”的三层三开的百货大楼二楼窗口,看见她在伏窗张望。相视的那一秒,她欣喜的踢掉凳子站了起来。然而如此距离,我却不敢顿足,因为十一点到两点这个时段,仿佛所有的人都要故意到正街上来挤一番一样。我却不知选择时间,以下的事自然就不复前文了。

现在我竟又站在这个分叉口,望着前路寂寞叹息不已时,她美丽的身影,和那把充满清新别致的蓝花伞,像梦一样的相映在白得光亮亮的油路上,是那么怡然心扉。

我打算去追她,对,就是追她。

第三回

我加快了速度,在没有外人也没有车的大路上,我越来越有兴致。我的脚步竟像风一样快,我的思想却像充气球一样不能禁止的放大。她走的很慢很慢。但我二十分相信,她没有发现我。

还有八十米时,我心情如火,只想快赶快赶

还有六十米时,我不再急乱,不禁欣赏起这一段既有开头,也有尽头,两旁树木浓密罩住的蜿蜒公路,以及一些小鸟的鸣叫,和只有两个男女生的追逐故事,风有时候吹开树叶,看见周围全是郁郁葱葱的小山,和山间如星布的农家白墙,让整个世界更充满反光的清新。这几公里被包裹其中的路,就像一个暂时还很安静的天然舞台。

只有三十米了,我有些害怕,要是我追上去令她措手不及,刻意防卫我怎么办?

又有了五十米,距离在伸长,我心在受伤。

变成七十米了,我心情如冰,究竟如何是好?

七十五米时我突然想到,我就不信我的真诚停止不了你的脚步,于是我再次追赶。

四十米时,她仍在走,始终很慢,始终没发现我。

二十米时,我又想到即使你我并不了解,但所有了解不都是因此生成的吗?

五米了,我竭尽全力让自己保持镇定,我让自己每一个细胞都洋溢出单纯。

四米,她停下了,或许还在走,只是我感觉她停下了。

三米,不知道第一句话该怎么说?

二米,我的眼中等着奇迹发生。

一米,又有一点担心,但我懒得顾忌,长吸一口气,做好了一切回应的准备。如果她转头来看,我就深切的用微笑打声招呼,如果她视而不见,我就与她保持一致的步线。如果……

零米,零米,警钟无声的回荡,容不得我再有任何的思想,我马上收回一切杂念盯着她,坚守着目光就像坚守着希望。两脚的血液却仿若凝固,完全被对她速度的猜测带动着我的步行幅度。可谓是无所距离。她的伞却保护着她的头,我看不到,感受不到,她像藏在一抹明月背后的霞红。

风香清洗着我的心情,我只敢用余光去打探她的动静。伞像珠帘一样被轻柔的掀起,一张沉稳平静的脸缓缓转过来,像春天里最后一朵名叫“天使”的鲜花,绽放在这个夏末秋初的收获又带点感动的季节。一双黑珠般的眼眸像天湖一样清澈。但她的眼神有些高傲,似乎有对冒犯者的威怒。我突然好自卑。脚步奇妙的加快,很快的超过了他二、三十米,却再也迈不动了,我很苦恼,为什么我要逃?我明知道是心灵的卑微感,可是整个心似乎定在了原地,我越恨自己心越痛烈欲焚。

这简直是天赐的机会,这么长一段路竟只有我们两人,更主要的是我看到的她并没有刻意避开缘分,没有对我感到莫名其妙,或者是因为女性太主动让人认为 很随便,男性太主动则会被认为是花蜂。我害怕被这样认为,又紧张没有能说会道的天赋。才强装出自身可怜的尊贵。而她对于自己有做女性的防卫,还有对于我猜疑的必要,更有看我到底把她当成什么的严肃,才说明她有正直成熟的智慧涵养啊。

她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对我到底什么样的看法?我的担忧是误会,还是过分深沉就把错过变成了放弃?

一尘不染,冰雪可爱,紫气蒸腾的女孩呀,我恨自己聪明,我恨自己愚蠢,你要怎样惩罚我,我都心甘情愿。只要你愿意听我把心里话说完。

我矛盾难静的心是因为固守纯真的希望,不敢油滑而更加怅惘?还是我怯弱在她面前显得卑微,做不出英明神武和潇洒临风?还是惊惧再大胆一点,就会从此歪曲了两人的终生?

人儿为什么冰凉了忧郁? 情儿为什么风沙般缠绵?这一错过不能悔,这一错过要无情。走自己的路,不要相信谁能真的懂我?可是我却悔的最深,我的无情又在哪里?不是我对每个女生都这样,只是因为你突然震动了我生命的希望。是我在乱红杂绿间觅得的一块蓝玉。我岂能相信世界没有真爱在?岂能错认为情缘都是天意在安排?

责任编辑:曾明_实习编辑PPT73

0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sdxc.com

桂林雁山大学城,位于桂林市雁山区。13.5平方公里的科教园区内汇集了7所大中专院校,现阶段入住师生达6万余人,大学城初具规模。(微信号:gl-ysdxc)

正文碎片 正文碎片
微信      微博
短裙

相关阅读

关键词:
2016-08-21纸上的爱情
2016-08-21暖暧的邂逅
2016-08-16唐棣:提匣记
2016-08-16背影
2016-08-16小山包
2016-08-16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2016-08-16错·落
2016-08-12缪朴:邻居
2016-08-12六月里的邓来生

Copyright 雁山大学城网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