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朴:邻居

2016年08月12日14:57
来源:雁山大学城
作者:缪朴
字号:
文章摘要:我是个医生,四十大几了,还是个主治医师。每天医院、家庭两头忙,也写不了论文,职称到此也就打住了。沾老公的光,他是主任医师、科主任,我家就住进全院新盖的一栋楼上,有四层,四个单元。每层就只门对门两户人家。住这栋楼的有一位副院长,其余就是正副科主任了。

我是个医生,四十大几了,还是个主治医师。每天医院、家庭两头忙,也写不了论文,职称到此也就打住了。沾老公的光,他是主任医师、科主任,我家就住进全院新盖的一栋楼上,有四层,四个单元。每层就只门对门两户人家。住这栋楼的有一位副院长,其余就是正副科主任了。

  我们医院的同事中,是两口子的不少。我家是,我对门的也是。对门的一家子是个幸福家庭,男主人姓李,是内科主任,也是主任医师。他医道好,又坚 持钻研,人缘也好。女主人是护士长,姓杨。他们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有人说笑话,凡是先生女儿后生儿子的都是精明人,因为女儿稍大一点就能帮妈妈看着弟弟;如先生个小子,就没有这么个帮手了。

  虽然是个玩笑话,但杨护士长倒确实是个精明能干的人。精明到有时叫你哭笑不得。她做的有些事让你不高兴,但下回还得听她摆弄。因为她总是笑嘻嘻 地和你攀谈,托你办事。如果你面有难色,或者明白地拒绝了,她也从不灰心泄气,还是继续说她要求你给办的事,直到你无论如何只得照办为止。

  举个例子。医院几百口子人,包括住院病人在内,每天用开水很多。有个大开水房,供应全院职工上班时和住院病人的用水。麻烦就从打开水开始。我们 家属宿舍离医院很近,头一次,我背个小包开门出来,准备上班,正好杨护士长也开门出来。她提了两个大水壶,匆匆递一个给我,说:“晚上下班,劳驾您顺便帮我捎一壶回来,我一人提不动两壶。”我一时蒙了头,没想出如何对答,加上她笑嘻嘻地拉着我一起往楼下走,也就糊里糊涂跟着走出去了。

  晚上如约到水房打了一壶开水替她提了回来。这样,她们一家四口,男男女女晚上洗洗漱漱的热水可就都有了。既省煤气,也省了自来水,虽然水钱有 限,但日积月累,这账也不能不算。我原以为提壶水就是一次,下回不会再来了。果然第二天出门,没见到杨护士长,第三天也没有。到第四天可又来了。原来她实行合理负担,那两天是我二楼、一楼的女同事帮她打了。

  但这事总不能长期办下去。几个月以后,开水房的工友不干了,反映给管行政的副院长,副院长和杨护士长的先生李主任说了,说这样影响不好,职工天 天都来打开水回家,医院不成了开水房了?李主任是个老实正派,成天埋头业务,不问其他的人。这一下宛如来了个晴天霹雳,回去同杨护士长大吵,说她丢人现眼,还摔了一个茶杯。杨护士长见先生真动肝火,发脾气了,不敢大声争辩,只悄声嘟囔:“我还不是为这个家?能省就省一点有什么错。”李主任听了更火了, “你省、你省,大家都像你这样省,医院还办不办?”好,这件事到此为止,从此我早上不需要再拿个大壶替她打开水了。

  要说过日子,杨护士长真是天下第一。她对楼里家家户户的经济情况了如指掌。谁家日子宽,谁家紧巴;谁家伙食好,谁家省俭,平时不见荤腥;她都心 中有数。其实这也不难,一算就算出来了。比如我家,男的是主任医师、科主任,女的是主治医师,一个孩子,老家父母都有工作,老了的还有退休工资,所以我家肯定比较宽裕。南方人好吃,平常都看得出来。至于四楼、二楼、一楼的,也都家家可以算出来一本账,这些都在杨护士长心中搁着,时不时就可以用上。我家不是 南方人吗?平时很少吃饺子,过个十天半月,杨护士长端个不大的碗,送来十几个不搁肉的西葫芦饺子,煮好了的,说是给孩子吃的。我知道护士长日子过得精细,我能白收白吃她的饺子?于是赶上我们家吃少许稀罕的东西,就给他们家送一大碗去,人家两孩子,都老大不小,你能送一小碗?说穿了,这样礼尚往来,对于护士 长是合算的。不是我们一家,全楼谁家没有三亲两厚的朋友?凡是条件合适的,杨护士长都会选择合适的东西,实质上是做些以少换多的交易。这还不显山不露水,悄悄地、顺顺当当地长期进行着。

责任编辑:曾明_实习编辑PPT73

0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sdxc.com

桂林雁山大学城,位于桂林市雁山区。13.5平方公里的科教园区内汇集了7所大中专院校,现阶段入住师生达6万余人,大学城初具规模。(微信号:gl-ysdxc)

正文碎片 正文碎片
微信      微博
短裙

Copyright 雁山大学城网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