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四)

2016年06月08日09:23
来源:雁山大学城
作者:顾西爵
字号:
文章摘要:午后时分,阳光笼罩在静立而对的两人身上,影子被长长地拉伸叠合。

四章 念念难忘

午后时分,阳光笼罩在静立而对的两人身上,影子被长长地拉伸叠合。

楚延之似问非问的话,让迟若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她只被王筱歌告知酒后吻了人,却没告诉她竟还说过这种话。迟若心里着实有些崩溃,除了这句,自己到底还说了什么悔之不及的醉话?她越想越心惊肉跳

最终,她怯怯地开口:“我不记得了。”

“是吗?”这句仿佛是随口一回的反问句,楚延之已不是第一次说。

迟若每次听到,都有种被看穿的心慌,无以为继。

她的手不自然地将被风吹落的碎发捋到耳后,落向地面的视线游移闪烁,她在脑海里努力搜寻,“那次,谢……谢你。”她为上次楚延之送她回来而道谢,试图转移话题,但事与愿违,楚延之好像并不打算就这样顺其意。

“不是该先道歉么?”

楚延之理所当然的话令迟若无地自容,她不是不愿道歉,实在是不想坐实自己出口“调戏”了对方的事,再者如果她的酒后胡话需要道歉,那她的“轻薄”之举岂不是……想到这,迟若真想不管不顾地一走了之,然后去撞墙。可对方纹丝不动地站着,等着她的回应。

“对……”

“对了。”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迟若微张的嘴,又紧紧闭起来。楚延之瞅着有些局促的迟若,轻描淡写地又补了下半句,“我还不曾被人亲过。”

迟若抬头看向楚延之,对上了那双温润澄静的眼睛。她心中忽地一紧,乱了心绪,随即又马上低下了头。

什么……意思?提醒她,她的无心之失罪不可恕?迟若的心像是要炸开,听不见心跳,只有风过耳畔的声音。

时间仿佛凝滞。楚延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轻挪了下步子,把略有些刺目的阳光挡在了背后。

迟若头越来越低,将自己埋在阴影里,妄图隐藏她的面红耳赤和惴惴不安。

“对不起。”

“嗯。”楚延之应了声。迟若屏息等着他的后话,却只听到他说,“我还有事,那再见,迟若。”

就这样?

而不知是不是错觉,迟若总觉得他在叫她名字时带着点意味深长。

她愣愣地看着楚延之转身,他穿过人群,步履不快,最后消失在黑色福特车里,扬长而去,而她还呆呆地站着。不知在原地站了多久,迟若才神情恍惚地拎着零食朝寝室走去。

 “迟若,你不是去修手表,这么快就回来了?”林秀秀在寝室洗衣服,看到拎着东西走进来的迟若,有些吃惊。

“我来放点东西,再去。”

“怎么了?垂头丧气的。”

迟若摇头,“我没事。”刚才被冷风吹了一路,已清醒大半。如今,她道了歉,楚延之从不是拘泥于小事的人,之前那几句话,估计也只是玩笑,是她过于认真了。无论如何,两人也算两清了。迟若嘴角露出一抹笑,似放松,似怅然。

她放下手里的零食,说:“秀秀,我走了。这些零食你要吃自己拿。”再次迈出寝室,再晚手表维修部那里就要没人了。

迟若上了36路公交,挑了后排靠窗的位子坐下来。车缓缓前行,她的前边坐着一位老太太,手里拿着一台收音机,此时正低低地播着八九十年代的老歌,中途主持人柔情地说:“你的生命里,有没有过这样一个人,留下浅浅足迹,却令你念念难忘……”

迟若望着窗外,路两边的树只剩下横横斜斜的枯条枝干,兀自出起了神……

“刚才是这小伙子拦下了撞向人的三轮车啊。真了不起!”

有人要去扶倒在地上的人,但那人自己站起了身。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楚延之,十七、八岁的楚延之,清瘦的脸上有一道刚被划破的血口子,手和腿上的衣服都破了。

她怔怔地站在家门口的门槛后面,一动不动,透过围着的人群,只看到红色,点点的,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来,坠向地面,像瞬间开出了一朵朵殷红的花。这么多血,不疼吗?她的眼眶有一丝灼热,他能比自己大几岁?这般奋不顾身拦车去救人。

那时,她总喜欢坐在自家大院的门槛上,看着吾川老城区里,那些青瓦白墙,檐角向上轻轻翘起的古旧房屋,或者看更高远的天空。她看天看地,却没想到有一天,在她沉静单调的世界里,看到了他……

“下一站天悦影城,到站的乘客请下车。”公交车到站停下来,迟若才拉回了思绪,刚站起身,发现前面的老太太也要下,这一站下车的人多,挤来挤去,她便上去伸手扶住了老太太,等她将老人扶下车,后者慈爱地向她道谢:“谢谢你啊,小姑娘。”

“不客气。”她双眸清亮,笑容淡淡,使人心安,“您慢走。”

天色渐渐黑下来,王筱歌在寝室边玩手机等迟若,晚上她俩还有选修课。过了好久,迟若拖着疲倦的身子回来了,手里拽着半包饼干。

王筱歌:“你没吃晚饭吗?”

迟若:“没啥胃口。”

“今天太阳是从东边下山的吗?你竟然会没、胃、口?!”王筱歌不可思议道。

“……”迟若心道,她又不是猪精转世,偶尔也会食不甘味呀。

“我们上课还早,你休息会儿。等会上完课如果你有胃口,咱吃宵夜去。”王筱歌不再取笑她,“对了,迟若,你元旦回家吗?”她正在犹豫是回家,还是答应和秦小帅出去旅游。

“不回,我爸妈要去泰国旅游。”迟若用冷水洗了把脸,感觉精神多了。

“那正好,秦小帅正组团两日游,我正愁只身一人,去了会失……矜持。”其实她原想说会失身。话没说完,迟若就被拉进了名叫“人在囧途”的聊天群里。

然后迟若就听到自己手机一直在那“滴滴滴”地涌进来新信息。

她点进去一看,大家正在热情地讨论去哪玩。

“唐敬,杭州怎么样?”

“我去过两次了,暂时不想再去了。”

“苏州呢?”

……

责任编辑:曾明_实习编辑PPT73

0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sdxc.com

桂林雁山大学城,位于桂林市雁山区。13.5平方公里的科教园区内汇集了7所大中专院校,现阶段入住师生达6万余人,大学城初具规模。(微信号:gl-ysdxc)

正文碎片 正文碎片
微信      微博
短裙

Copyright 雁山大学城网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