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恨诗门寂寞稠

2016年05月29日20:36
来源:雁山大学城
作者:鬼马
字号:
文章摘要:我读诗,唯有元稹的“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最是动人心肠。自比鳏鱼,不复再娶,一生只有你一个妻,大概是那个时代最动听的情话了。

我读诗,唯有元稹的“惟将终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最是动人心肠。自比鳏鱼,不复再娶,一生只有你一个妻,大概是那个时代最动听的情话了。

常恨诗门寂寞稠

出身高门的韦丛,端庄大气,贤惠优雅,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却毫无小女儿的娇气,进可安享富贵,退,亦可洗手作羹汤。而元稹呢,虽科举落榜,但到底是真正的才子,才华漫顶,风姿卓然,正是男儿好时节。可见他俩着实是一对璧人。想来即使没有韦卿下嫁幺女,这样两个人一旦遇上,情感的洪流也会喷涌地一发不可收拾。我猜测新婚伊始,面对出身高贵的美娇娘,科举落榜的元稹,内心并不全是窃喜。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却在自己女人面前低人一等,试问谁能视若无睹?可她过门后,不因清贫的家境生出丝毫怨愤,不因丈夫的疏忽而怏怏不乐,家中一应事物——无论生火做饭求温饱,还是垆边沽酒宴高朋,都是这个十指不沾阳水的娇女一人张罗周全,她将原本贫瘠的生活过成了一首欢快的歌谣。韦丛毕竟乃书香世家精养的小女儿,于诗词歌赋上亦无一不精,于元稹来说,亦妻亦友。如仙临世,却恋慕人间,沾染烟火后,更加生动灵秀,那些许身份地位的落差又能阻碍什么呢?这样的女子,哪个男人能不动心?

也许正是清贫与操劳,这个贤淑温润的女子年仅二十七便香消玉殒。更可悲的是,韦丛下葬的时候,元稹因御史留东台而没有前往送葬,她陪他渡过了人生中最贫苦、最无助的七年时光,让这个落魄文人享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温暖,却没能见他最后一眼,在元稹即将飞黄腾达,光耀门楣的时候离开了。漫漫轮回路,她注定要一个人走了,她跨过奈何桥的背影该有多么寂寞。痛失妻的元稹,纵使高官厚禄、价增一顾又如何,能为他洗尽铅华、洗手作羹汤的那个女子已经不在了。元稹大概是古人写给妻子诗歌最多的一位诗人了,然而无论他写多少传颂千古的诗文来祭奠她,都换不回那一缕芳魂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元稹的那片云,终究还是没能飞过沧海。

诗人的爱情往往和他们传唱千古的诗句紧紧联系在一起。后人为此流泪,不是为了平仄相合、韵律悠长的千古名句,而是为了至真至纯至性的文人爱情。上苍却好似格外不耐烦这些浸透着墨香的情怀,亦或嫉恨他们可比天高的才华,红颜知己也好,糟糠之妻也罢,不是死别,便是生离,从不肯成全一分一毫。真真是叫人恨得牙痒痒!

纵然情比金坚,也终将爱淡如水。韦丛逝世,元稹自然伤怀,却终究不可挽留,时光长河冲刷而过,再大的情意也随水而去了。后来,他不仅娶妻,复又纳妾,当初的誓言自是算不得数了。阅读网:www.sanwen.net )

诚如元稹,也有背信之日,诗人的爱情竟如斯脆弱。

责任编辑:覃静梅_实习编辑PPT71

0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sdxc.com

桂林雁山大学城,位于桂林市雁山区。13.5平方公里的科教园区内汇集了7所大中专院校,现阶段入住师生达6万余人,大学城初具规模。(微信号:gl-ysdxc)

正文碎片 正文碎片
微信      微博
短裙

Copyright 雁山大学城网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